[场外配资是什么意思]600089中泰资管田瑀:立足读懂一门生意 投资决策会有哪些不同?

  提到中泰资管的田瑀,不少投资者对他的第一印象,是他在今年5月公开和股神巴菲特唱反调、表达了中长期看好航空股的观点。不过,这位基金经理的独特之处,还不止于此——从其管理的中泰开阳价值优选混合的公开季报和来看,他的组合行业分散,〔 网络推广玄家配资网〕,但持股却又比较集中。

  用他自己的话说,组合行业的分散有助于平抑组合波动,但持股的集中,则是因为自己的投资起点,源自读懂一门生意的置信度。

  读懂生意经,投资决策会有何不同?

  立足读懂一门生意的角度,究竟会对投资决策产生哪些不一样的影响?田瑀以游戏行业为例,这样娓娓道来。

  在他看来,目前市场上大多数关注游戏类上市公司的卖方研究报告,切入点都是明年会有什么新游戏、预计游戏公司的月流水会处于什么水平,基于此再给出估值,但这种分析框架,却无助于自己找出真正拥有护城河的游戏企业。

  田瑀眼中的游戏行业,本质是服务玩家——在众多的玩家中找到自己的用户,并服务好他们,才是游戏行业的内涵。当然,不同游戏服务的形式与内涵都不相同。比如,手游时代巨量的用户基础以及良好的付费习惯为这个行业提供了肥沃的土壤,游戏公司服务玩家的时长与频率都变得更高,这样优越的环境使得当前的游戏行业成为了一门不愁赚钱的好生意:极高毛利率、极好的现金流、单款游戏的边际成本很低、服务半径很广、行业规模快速增长,行业空间十分巨大。

  但过于良好的生存环境往往也是“诅咒”,大多数的人都不愿意慢慢变富,3个月就能赚到的钱为什么要等两年?通过成瘾性的设计、氪金点的研究、使得玩家欲罢不能,极其不合理的数值体系,超发货币虽然大大缩减了游戏的生命周期、损害了玩家本可以拥有的良好体验,但这样的做法却最大程度地提高了单位玩家的产出,实现了赚快钱的目的。

  “通过各种渠道拉到玩家,每年换马甲就好,这种赚快钱的方式现阶段也许仍然走得通,但这不是一门服务玩家的生意应该有的样子”,田瑀表示,随着玩家的成长、玩家对于游戏品质的识别度越来越高,产品不行,靠买量的盈利模式拉来的客户转化率越来越低,没有良好口碑,获客的成本越来越高,一旦行业高速成长期结束,套娃式的产品研发也终将被抛弃,最后留给企业的只有炒过股票的一地鸡毛。相比之下,田瑀喜欢的游戏企业一定是从生意本身出发,在产品、分发、运维都能建立优势和壁垒的企业,理解游戏这门生意的本质,并踏踏实实的构建护城河,才会不惧行业波动,最终脱颖而出。

  因此,相较于更多同行从关注新游戏及所谓盈利模型、用未来一两年的流水来给游戏企业估值的思维方式,田瑀把关注重点放在对游戏公司运维、投入和执行的考察上。后者在他看来才是能创造可持续的盈利能力的更重要因素。

  他定期浏览游戏论坛,重点关注所研究公司每一款游戏、了解游戏企业服务玩家的方式、处理问题的方法、获得新客户的技巧、玩家的生态。“了解餐馆的竞争力,是不是要去看看点评,定期去餐厅里吃一顿,了解游戏公司也一样”。慢慢地,田瑀发现尽管这个行业大多数的产品有效生命周期只有一年左右,但有一些端游,生命周期可长达十几年,还有一些四五年前的手游、流水至今还在创新高。企业之间的差异在慢慢产生,护城河的构建也非一日之功。

  “一旦选择从理解这门生意本身出发。你就会回到价值投资的源头,愿不愿意买这样一门生意,愿不愿意把钱交给这样的管理层”,田瑀如是点评。

  关注细节,结论才不会似是而非

  在田瑀看来,要想深度到一门生意,就得研究细节,越抠越细,才能避免在投资中犯下似是而非的错误。

  就在上个月,平时一直低调的田瑀,在多个场合公开表达了他中长期看好航空股的态度,而态度的背后,则是他对于航空行业细节的关注。

  航空股是周期股,对于紧平衡的航空业而言,一旦需求增速超过供给增速,就进入景气周期,反之就进入不景气周期。可绝大多数人没有仔细想过航空的供给究竟是什么?

  很多人会脱口而出,航空公司的飞机就是供给也叫产能。但实际上航空公司的产能是一个比较复杂的概念,他取决于飞机数量和、航线数量、平均运距以及最大可执飞比率等诸多因素。他们对于产能的影响又并不稳定,举个例子如果由于某些原因使得我们可用的飞机数量小于我们所拥有航线需要的飞机数量,那飞机就是决定产能的重要因素。相反,如果飞机数量众多,而航线不足,那么航线将会决定产能”,田瑀解释道。

  那么即使在飞机数量、航线都相对充裕的情况下,你会发现城市上空的空域会成为影响航空产能的瓶颈。这几年,上海、杭州、南京几个城市机场,阶段性会出现多个航班都晚点的现象,原因就在于此。”田瑀表示,这些千万人口的城市群,未来很难避免城市的空域紧张,注定了中长期来看一线城市的航线一定稀缺。

  正是基于对航空产能这个概念细节的反复推敲,田瑀眼中的航空行业不再是一个简单的周期行业,中长期看好航空行业的理由也并不只是疫情受损的恢复。相反,这是一个中长期因为城市上空的空域受限而存在供给增速瓶颈的周期性行业,且这一瓶颈并非阶段性瓶颈,一旦触及这一瓶颈,航空公司盈利能力将得到显著抬升,影响深远。

  “企业是否具备宽阔护城河,是我寻找投资标的的第一原则,把投资的视角定位于理解这门生意经,把影响这门生意的细节一层层拆细、摸清楚,才能更准确地衡量企业增长的持续性”,田瑀总结道。

  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从生意本身出发,与优秀的企业同行,则是田瑀对投资这门生意的一点理解。(C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