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期货鑫东财配资]义煤集团董事长6家光伏企业齐“诉苦” 专家建议应尽快建立市场化长效价格与供应协调机制

      本报记者 贾丽

      由于玻璃产能的严重短缺使组件企业的排产、出货面临严重危机,光伏组件企业身陷困境。近日,阿特斯、东方日升(行情300118,诊股)、晶澳、晶科、隆基、天合光能6家光伏企业联合发布《关于促进光伏组件市场健康发展的联合呼吁》(下称《联合呼吁》)发出呼声:当前产业链上游的玻璃产能面临严重短缺,已严重影响到光伏组件的生产和交付能力。玻璃行业的产能瓶颈日益凸显。

      对此,工信部于近日回应称,正研究修改相关政策,拟放宽光伏玻璃产能置换条件。

      《证券日报》记者了解到,实际上,光伏产业链上游玻璃产能吃紧已成为行业“顽疾”。光伏玻璃价格不断上涨,对行业和产业链有何影响,如何解决?而企业又将如何破局呢?

      产能告急企业两难加剧行业自我淘汰

      光伏产业迎来“寒冬”。根据PVInfoLink给出的最新报价,3.2mm及2.0mm镀膜光伏玻璃的周涨幅均超过10%,均价则分别达到了41元/平方米和33元/平方米。上游光伏玻璃的价格急剧上涨,光伏组件企业陷入产能受限困局。

      古瑞瓦特首席产品经济刘继茂对《证券日报》记者表示:“目前封装成本在光伏组件总成本中的占比已接近50%,其中光伏玻璃在组件封装成本中的占比已达19%,是边框之后的第二大封装成本。据组件制造商测算,按照166单面组件平均使用2.2㎡玻璃,当下每块组件使用的玻璃成本已近百元,分摊到每瓦约0.2元,成本较7月已上涨约0.1元/瓦。”

      目前大部分光伏巨头都已受到玻璃价格上涨的影响。晶澳、隆基、天合等六大组件巨头联合于近日发声,给光伏市场年终“抢装潮”降温。它们呼吁,对于当前的困境,玻璃行业的产能瓶颈是组件供应“告急”的直接诱因,希望国家充分考虑目前行业面临的紧迫局势,放开对光伏玻璃产能扩张的限制。

     为何目前光伏组件企业普遍面临光伏玻璃供不应求的局面?

      据了解,光伏玻璃被置于工信部“产能过剩”黑名单。按照工信部《水泥玻璃行业产能置换实施办法(修订稿)》的规定,光伏玻璃产能扩张受到严格限制,短期内产量无法大幅上涨,在这种情况下,市场上供不应求的局面一方面导致光伏玻璃价格大幅上涨,另一方面,光伏组件企业作为下游企业即使付出较高价格也难以获得光伏玻璃的充足供应,不得不被动减产。

      整个产业链是一个有机整体,在产能上各环节需要协调。光伏产业链的上游是硅料、硅片、光伏玻璃等原辅料制造商,中游是光伏电池片、光伏组件制造商,下游是光伏集成应用商。一旦关键环节光伏玻璃价格上涨,产能下降,下游企业将受到牵连。

      另外,随着光伏发电规模化发展和技术快速进步,光伏发电成本在不断降低,已基本具备与燃煤标杆上网电价平价的条件。按照发改委今年印发的《关于公布2020年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的通知》要求,明年是光伏平价上网元年,所以今年光伏装机量有了明显提升,尤其是四季度出现了集中装机的现象。光伏组件的上游原料需求量短期内出现大幅上涨。但光伏玻璃的规格多样化,组件技术迭代迅猛,156、158.75、166、182、210等多尺寸混战,组件尺寸有几十种,淡季玻璃企业根本不敢留太多库存,而旺季需求一旦爆发则供给不上。

      一边是市场需求的上升,另一边是价格推高企业减产,光伏组件企业陷于两难境地。

      “此前硅料、硅片、电池片涨价潮时,玻璃并未涨价,此轮涨价算是补涨,近日福莱特(行情601865,诊股)、亚玛顿(行情002623,诊股)、南玻、安彩高科(行情600207,诊股)、洛阳玻璃(行情600876,诊股)5家企业相继发布第三季度财报,无论是营收亦或净利润,均实现同比大幅增长。”刘继茂称。

      中钢经济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胡麒牧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光伏玻璃价格的持续上升,牵一发而动全身,对产业链影响巨大。“随着光伏发电的规模化和技术的进步,光伏发电成本在不断降低,这才有了发改委今年印发的《关于公布2020年风电、光伏发电平价上网项目的通知》。应当说,成本的下降是推动光伏平价的一个十分重要的因素。而这种全产业链价格的上涨,短期内抬高了光伏应用系统的成本,不利于‘十四五’期间光伏平价上网的推动。”

      “光伏玻璃价格的攀升,推升下游采购商的成本,会抑制下游采购商的项目投资需求,或者意愿。同时,这将加剧光伏的行业洗牌,加剧行业的自我淘汰,形成行业寡头格局,不利于行业竞争,但会挤出投机者的水分,那些专注在光伏行业的企业可能成为隐形冠军。行业洗牌,反过来将影响政策的修订。”中国标杆企业案例营销中心研究员周锡冰对《证券日报》表示。

      不过他认为,该事件对中小型企业影响较大,头部企业不但没有遭受影响,相反还是一个接单的好时机。

      供应链和价格体系仍需规范

      建立市场化长效协调机制

      对于光伏玻璃价格飞涨相关事宜,工业和信息化部相关负责人也给出回应称,目前有关部门正研究起草促进光伏玻璃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的文件,拟对光伏玻璃实行有别于传统浮法玻璃的政策,以尽快释放产能,缓解供应偏紧,抑制价格上涨。

      胡麒牧认为:“修改产能置换条件的直接结果就是能扩大光伏玻璃产能,扩大市场供给,平抑相关产品的价格,降低产业链中下游环节的成本,从而让产业链上下游协调发展。这件事给我们一个重要启示:产业链是一个有机整体,其上下游的政策要协同,才能保障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上游产品价格大幅上涨,利好上游生产企业,但对整个产业的发展是不利的,短期内可能需要协调产业链上游企业进一步提高产能利用率和生产效率,扩大市场供给。”

      创道投资咨询合伙人步日欣则认为:“对于产能过剩的问题,需要区分行业对待,在一些价格敏感、比较脆弱的行业,需要逐步推进淘汰落后产能,放缓节奏,以防止过度影响整个产业的发展。”

      “从国家层面上讲,既要大力发展清洁能源,同时也希望新能源行业平价上网,不依赖补贴,减少国家负担。这需要光伏行业上下游共同努力,降低成本提高效率,但目前组件的价格不降反升,离平价上网的目标是越来越远。但个别头部企业由于垄断,利润是越来越高。我呼吁光伏行业眼光放得长远一些,以国家和行业利益为重,才能走得更远一些。”刘继茂表示。

      国资委机械工业经管院创新中心主任宋嘉在接受《证券日报》采访时,提出建议:“产业链供应链的稳定性,已经受到更多的关注和重视。光伏玻璃是光伏产业中的基础关键零部件,没有光伏玻璃就无法完成光伏的组装和最终交付,其重要性也可想而知。同时,玻璃也是属于高耗能的基础性工业消耗品,国家出台政策引导行业向绿色制造、高端制造转型升级。相关部门应鼓励更多光伏玻璃企业释放产能,〔 小麦财经股票配资〕,加大供应产量,同时鼓励普通浮法平板玻璃企业转型生产光伏玻璃,有序推动光伏玻璃产能增加。另外,从中长期看,玻璃制品的投产周期比较长,企业也应注意到光伏订单的波动性,防止‘产能周期性相对过剩’。呼吁有关行业协会牵头,进行深入调研,研究推动建立市场化的长效价格与供应协调机制,进而形成坚韧、有序的供应链和价格体系。”